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唯有匠人之心 愈加精益求精
媒体报道
唯有匠人之心 愈加精益求精

   文:型牌男装合伙人兼COO 施春蕾

   投资圈的朋友经常跟我说这个世界日新月异,每天都有无数新鲜的点子冒出来,后的小鲜肉们早早崭露头角,投资人热情地跟在后面买买买。跟我私交不错的就会直接问我:“你为什么还在做那么传统的男装定制业务?电子商务在我们眼里已经是个非常传统的商业模式,服装更是没有门槛的生意,你有那么多的资源和人脉,为什么不参与一些新鲜的模式?”投资人眼里的项目,一个不好就换一个,有故事有模式能有大市场,往往就是值得投入资金和资源的。我们这样需要先养羊再纺织,先量体再试穿,先剪裁再缝合,恨不得每个环节都要训练十几二十年,简直就是太浪费生命的生存方式。

   这个世界充满诱惑又无比浮躁,媒体往往放大成功的案例,估值几亿几十亿的公司就跟雨后春笋一般常见,让我们觉得轰轰烈烈的人生才有价值,财富声名胜过一切。可是在创业路上,有多少人可以爬到塔顶讲述成功的故事?失败的项目最终只是湮没成了金字塔之下的灰尘。

   在日本,有一类人被称为“匠人”,这两个字,意味着极大的尊重,让人敬佩。作家盐野米松写了一本《留住手艺》,以虔诚的态度走访着日本最后一批传统手工艺者,他们和他们的祖辈千百年来取法自然,用树皮、藤条等自然之物编织布匹、打造工具、维持生活。但是令人遗憾的是,工业化的冲击让这些精巧的手工技术濒临灭绝。“我是怀着一颗憧憬和向往的心灵,观望过匠工们做活的众多孩子中的一个,也是为这些职业不复存在而深感遗憾的一代人的代表。出于这种感情,我用了不短的时间和多次的机会,寻找走访了现存的一些匠工和他们的作坊。听他们讲故事,看他们视为生命的工具。”在书的扉页上,盐野米松这样写道。

   当我09年跨入这个行业的时候,我对服装和手工艺毫无概念。五年里,我花了大量时间,去很多国家跟手工艺人见面,我穿过轰隆隆的工厂,走过萨维尔街,看过穿针引线,抚摸过温润的面料,注视过那些老匠人如何把布片做成让人惊艳的成衣,还自己学着踩过缝纫机。我对男装定制的工艺和材质有了越来越虔诚的态度,还有对自己的团队更加苛刻的要求。无论机器如何发达,都没有办法完全取代人手的精妙,就像丰田公司的生产线,都会留有一道工序由老的手艺人亲手完成。世间造物,皆始于心意,随后才有成全的冲动,从而或造、或构、或雕,使作品符合心意这种欲念,存在于我们的血脉之中,栖息于我们的灵魂之内。在我看来,如此方得匠心。

   众所周知,制衣是一项非常古老和传统的手艺,也许还有人穿过家人亲手缝制的衣服,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亦是知名的诗句。当工业文明日益发展,机器代替了人工,成衣代替了手缝。如今,部分面料花色也无需印染直接打印。商场里挂着永远卖不完的衣服,互联网上也每天都在打折,服装的产量已经远远超过需求,这个行业似乎逼得手工艺人无路可走,他们中的一些聚集在定制品牌旗下生存,也有一些因为找不到传承而放弃。如果我们被工业成品日益湮没,就再也不能体会王尔德说过的“一个精致的西装扣眼可说是艺术跟自然之间的唯一结合”的内涵。

   Paolo Zegna的童年梦想是做一名木匠,最终却成为了Zegna的第四代掌门人,在这位抱有匠人情怀的商业集团主席眼里,材质和手工艺才是立足根本,这多少让我有点慰藉。型牌男装的五年来,保持了一个较小的内核,以对产品的不断提升为要求,剔除花哨的设计和浮夸的噱头,想要在成衣工业化的世界里,保留一点纯粹的手工艺灵魂。品牌的成长,需要时间的打磨,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,匠心就如珍珠一般美好。传统手工艺人依靠手来记忆,因为每一块布片都在他们的手里留下印记。对于他们而言,每件衣服都是作品,是他们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。

   无论世事多么困难,我们都会坚守内心的信仰,我们信奉工匠的灵魂和匠心的优雅。也许我们注定是一生只能做一件事的人,那也只会是骄傲而不是遗憾。

新浪官方微博 @型牌男装
京ICP备06041198号-5  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0930号  北京酷绅服装有限公司  型牌网